青春励志网,励志的人都在这里!
微信公号:w7lizhi - 青春励志 - 中小学作文 - 范文大全 - 收藏本站
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青春励志网 > 感悟人生 > 生活故事 > 文章内容

夺命的黑诊所

作者or编辑: 青春励志 发布: www.7lizhi.com 时间: 2013-01-31 阅读:

夺命的黑诊所

“出事了!”今年端午节傍晚,一声凄厉的喊叫惊得刘淑兰匆匆跨到门外张望。刘淑兰的脑子“嗡”的一声,赶紧朝着传来喊声的西后街疾步走去。等她走到时,已经围了不少人,她问旁边的人“是怎么回事”,后者告诉她:“好像是输液输死人了,死者是个年轻女人。”

如今,距离事发日已经过去了几个月,出事的黑诊所已被有关部门取缔,但衙门口村的村民依然有些惊魂未定。而其他街道上的黑诊所,依然在昼伏夜出。

外地人聚居的村庄

事发地点位于北京市石景山区衙门口村。在这个流动性很强的外来人口聚居地,刘淑兰没什么朋友。

关于出事家庭,她并没有多少接触,只知道死者“刚搬到这里不久,租房住,31岁,四川人”。“多年轻啊……”她感叹道。

3年前,46岁的刘淑兰跟着丈夫和两个儿子,从山东老家来到北京打工。通过老乡介绍,全家在衙门口村落了脚。几乎都是平房的衙门口村,紧邻西五环主路东侧,西面是一个高楼耸立的商业小区,北面3站地可至地铁站,是典型的城中村。

刘淑兰在北京的主要任务是照顾出生不久的孙子。在这里,本地人已经不多,像刘淑兰这样的外地人占据了大多数。初时,南腔北调让刘淑兰觉得“挺新鲜”。但随即她发现,“似乎只有老乡最好打交道”。

刚到北京不久,刘淑兰的小孙子患了感冒,她不知该到哪里去找医生,在家急得团团转。

眼看孙子的症状有增无减,她跑到附近小商店问店主“哪里能买到感冒药”,正巧碰上平日关系不错的老乡大姐。大姐告诉她:“我知道个诊所,也是咱山东老乡开的。”

一听是山东老乡,刘淑兰心里顿时踏实了许多。她赶紧回家抱起孙子,跟着大姐,匆匆向西后街的方向走去。此行的目的地,就是日后出了人命的那家诊所。

踏进面积不大的诊所,口音的相近让刘淑兰有种“回到家的感觉”。她赶紧让“医生”看了看孙子的症状,“医生”对她说:“孩子没事,吃两天药就好了。”拿着开好的药,刘淑兰道完感谢,便抱着孙子匆匆往家赶。当时的她并不清楚,自己碰到的,并不是真正的医生。

无论如何,“老乡医生”开的药还是见效了。没过几天,小孙子又欢蹦乱跳,围着刘淑兰调皮起来。

到黑诊所看病

那之后,一旦家人谁有个头疼脑热,刘淑兰都会到这家诊所去开些药。她也慢慢知道,在诊所不远处的两条街上,还存在着至少两家类似的诊所,但最终,她还是觉得:“老乡最靠得住。”

河南人张成租住的小房间就在西后街上,平时生病拿药,他并不到这条街道上的诊所去。他早已被老乡介绍到与西后街只隔了一条小胡同的另一家诊所了。

那一次张成发烧,在诊所里,大夫要给他输液。“我就问他会不会输液,他说会,没问题。”张成回忆,一刚开始他还不太信任,可看到小屋子里挤满了人,他也就放心了。

输完液,张成迷迷糊糊地在诊所坐了十几分钟。他看到不少女患者被领到隔壁一间小屋里,不知道在做什么检查,“很神秘”。

刘淑兰知道答案。

去年,刘淑兰一位老乡在邻村的妹妹怀孕了,孕妇想去做个B超。于是刘淑兰带着孕妇,来到了离村子不远的一座大医院。

“一进医院大门,我俩就懵了。那么多人排队,还得先挂号,俺在老家可没见过这阵势,连先往哪里迈步子都不知道了。”

正在犹豫懵懂之时,孕妇突然怯怯地问刘淑兰:“姐,这大医院,能看男女不?”刘淑兰在家时爱看电视,也爱听广播,她当然知道答案:“不能。”

最终,刘淑兰向孕妇推荐了村里的小诊所。于是,二人来到了张成输液的那家诊所。刘淑兰没带孕妇去自己老乡开的那家,是因为她听说,来这家做B超的人多。

20多分钟后,孕妇从小屋出来。走出诊所后,她告诉刘淑兰:“姐,是个男孩儿,不用做人流了。”

村民缘何选择黑诊所

从那次起,刘淑兰会格外留意那家能做B超的诊所。后来她还听说,那里还可以做人流手术。这家诊所每天下午四五点挂牌开门,第二天上午八九点收牌关门。整个白天,从外面看,就是普普通通的几间民房。

对于诊所的医生以前在老家是做什么的,刘淑兰并没有多问。“能解决问题就得了呗。”这是她的逻辑。

今年春节过后,刘淑兰偶然一次抱着孙子在村里遛弯,突然发现,在这家诊所对面,有另一家诊所。

对门这家诊所,房子气派,虽然也是平房,但却是宽宽敞敞3间大正房。跨进门,是打通的一小片长条状空地。再上个高台阶,才能进到诊所里面。

里面有简易药房、病床等等,还有输液室,比对门的诊所看着整齐干净。但刘淑兰却觉得颇为陌生。因为,这里让她想起了大医院,“进去不知道该干吗的地方”。

这家让她觉得陌生的诊所,正是卫生局在此设置的社区卫生服务站,长期在这里上班的有一名医生和一名护士。相对于其他小型黑诊所而言,这里才是村里唯一的官方医疗机构。

但正是在两家诊所相对的、只有两米多宽的小路上,张成愣是选择推开了黑诊所的门。

“我知道那家诊所被卫生局来的人贴了好几次取缔公告,(http://www.7lizhi.com 寓言故事)但它比对面诊所便宜啊,而且医生都脸熟。”张成说。

这道“向左走还是向右走”的选择题,很多村民都选择了出身民间的黑诊所。因为,这让他们有一种“亲切感”。

另外,社区卫生服务站虽然有正规诊所的全部资质,但依照规定,只处理常见病。而对于人流、B超测性别、上环取环等检查和手术项目,服务站不予接诊。而这些,无照经营的黑诊所敢做。

两家诊所的工作时间也正好相反,社区卫生服务站朝九晚五,对面诊所是晚五朝九。对于很多居住在这里的村民来说,看病更多是晚上做的事儿,一是生活习惯,二是下班时间。而按工作时间上下班的社区卫生服务站,只能满足没有工作的妇女儿童的日常需求。



涓婁竴绡囷細有关猜灯谜的来历 涓嬩竴绡囷細文学的巧克力梦工厂
本文地址:
本文标题:夺命的黑诊所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