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春励志网,励志的人都在这里!
微信公号:w7lizhi - 青春励志 - 中小学作文 - 范文大全 - 收藏本站
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青春励志网 > 心灵鸡汤 > 生活随笔 > 文章内容

一场莲花事

作者or编辑: 秩名 发布: www.7lizhi.com 时间: 2013-05-11 阅读:

  一场莲花事
  
  1
  
  清晨,我还在睡梦中。突然听见窗外呼啸的风声,还不待我起身便有一阵带着莲花清香的味道,从半拢的窗帘里钻进来,惊醒了一屋子的腐朽。
  
  矮桌上昨天采来的一朵莲花,也似乎被这清香唤醒了,待这阵气息悄然离去时,我睁开眼睛看到它,才发现它已经完整地盛开。我嗅着残余的清香,脑海里原本以为已经被遗忘的旧事席卷而来,望着从窗户透进来的微光,不知不觉湿了眼眶。
  
  从离开的那年夏天算起,我已经离开乐清整整十四年,而在那十四年的时光里,我的记忆却一直清晰保存着父亲的模样。
  
  由于母亲早逝,我便由父亲带大,母亲去世的时候我尚无记忆,所以把所有的感情都付诸在了父亲的身上。我的记忆也是从四岁时父亲带着我从乡下搬到了乐清,住在安静的青砖黛瓦的老城区开始。
  
  2
  
  乐清,是位于浙江省的沿海小城,对于大肆兴建的高楼大厦,沿海的老城区却一直保留着从前的风貌。
  
  然而,父亲像是堆砌在这老城上的一块青砖,逐渐涂抹上岁月的痕迹,然后深深地沉沦在了我的记忆里。父亲不爱说话,也不爱应答我的话,很多时候都是我一个人自言自语,他总是望着对面楼顶下滑的夕阳发呆。似乎从搬来乐清之后,他便突然把自己从前喜爱的一切事物都一夜之间忘记了,其实我知道,那都是因为母亲。
  
  我曾听父亲提起过一些关于母亲的事,他说在我还很小的时候,母亲就提议搬来乐清,但父亲则由于喜好僻静之处不同意。我知道父亲一直在自责,如果当年他同意母亲搬来的乐清的提议,也许母亲就不会掉进池塘溺毙,而他最终搬来乐清,也只是逃避伤心地罢了。
  
  到乐清的第二年,我开始上小学。似乎那几年的记忆被我选择性地遗忘了,不记得细枝末节,只记得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那几年,我与父亲的生活都很平静。但就在小学毕业的那年暑假,这平静被打破了。
  
  有一天傍晚家里来了一对夫妇,他们对我左看右看,不时露出满意的笑容,我一脸疑云地望着父亲,他只是低着头,看不到他的表情,甚至没听见他说一句话。那对夫妇没多久就离开了,父亲依旧没说一句话,闷着去做了晚饭,吃完饭父亲提议去散步。我们绕着莲花渠散步,父亲与我并肩,我抬头看他,夕阳的霞光将他的侧脸剪成了一个完美的弧度,他身后是大片的莲叶,那样鲜活的嫩绿与父亲身上残破的灰白衬衫,像是兵分两路的绝决。夕阳快要落下的时候,父亲终于开口了,他说,沈琳,爸爸对不起你。
  
  父亲说完这句话后,我清楚地看到他泛红的眼眶,任凭我怎么追问,他都不再说话。但我知道,那一整晚父亲没有入睡。因为次日早晨六点时,父亲就叫我起床,我看到他眼里猩红的血丝,心里隐隐的不安。
  
  父亲说,昨天来我们家的那对夫妇是母亲的亲戚,很多年没见,想接我过去过暑假。我本来是不同意的,但父亲一再坚持,下午时,那对夫妇再次来到我们家,届时父亲已经帮我整理好了简单的行李。夫妇看到站在门边的我以及身边的行李,笑得合不拢嘴,他们与父亲寒暄几句后,就带着我准备离开。我看了一眼父亲,他点点头,我就踏出了第一步……我走过了莲花渠时,父亲突然从后面追过来,喊着我的名字。
  
  琳子!琳子!
  
  我停下来看着父亲大步向我跑来,有生以来第一次见父亲跑得那样快,像是踩着风。额前的头发与衣角都飞舞起来,他跑到我面前一把将我搂在怀里。我以为他舍不得我,会把我拉回去,没想到他只是注视了我一会之后说了一句:琳子,不要给叔叔阿姨添麻烦。
  
  这是我搬来乐清六年来,第一次离开,却不想就那么永远地离开了。带着父亲帮我收拾的几件衣服,口袋里是父亲买给我的零食,简单的、踏着轻快的步子离开了。再后来,我时常对此充满悔恨,悔恨我当时为何走得那么毫无牵挂,以至于,我没有见到父亲的最后一面。
  
  3
  
  父亲去世了。
  
  以同一个地点,同一种方式,死在母亲溺毙的那个池塘。我从所谓的母亲的亲戚家,匆忙奔回乐清,已经距离父亲的去世时间整整一个月。我从父亲的遗书里,得知那个母亲的亲戚家,便是我这一生的归宿了,他早就为我想好了后路,也为自己想好了结局。过完暑假之后,我便随着那对夫妇,也就是我现在的养父母,回了金华。
  
  如今,应邀朋友的婚礼再次回到乐清,已经过去了十四年。朋友的婚礼进行到一半,我便溜了出来,一个人走在乐清的乐成街巷上,扑面而来的夏风里夹着莲花香,只是我却不知道这花香是从记忆里来的,还是从幻想里来的。
  
  我循着记忆,找到了当年与父亲居住的老城区,但那些诗意如画的旧区,早已经被鳞次栉比的高楼取代,莲花渠也没了莲花的踪影,变成了工业排水通道。
  
  我站在莲花渠的岸边,望着灰暗的天空潸然泪落,就像我抱着父亲留给我的遗物随养父母去往金华的那天一样。那天,我一个人望着天,不哭不闹,坐了整整一个下午,那是生平第一次绝望,是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绝望,我一心想着,在我余下的年华里,再也不会有父亲了,再也不会有乐清了。
  
  父亲与我沉默寡言的那几年,一朝一夕到如今都成了痴想。也许是时间过去的太久,在许多个黄昏想起父亲,想起乐清,我都会怀疑那究竟是真实发生过的,还是出自我的臆想。
  
  在金华十几年里,我曾无数次想回到乐清,那是我心心念念想要去到的城市,可我却从未真的踏出过一步,因为每当我准备好,又被内心的声音拉住,它告诉我那里没有一个温暖的家,没有沉默寡言的父亲,没有清香一夏的莲花渠,只有一片荒芜的记忆。
  
  我想此时乐清应该下一场大雨来配合一下我的伤感,可老天却从不遂人愿,抬起头看烈阳高照,晃得我把这高楼大厦都看成了当年的破旧老城,在泪光闪烁的罅隙,还依稀瞧见了父亲的轮廓。当我走完了那片城区,天光也暗下不少,我没有回朋友的家,而是在城区边缘处找了家旅馆住下。我想我现在盛满悲伤记忆的脑袋,实在不该去凑那新人的热闹,一个人歇在这宁静的旅馆,敞开心扉地感受一下这座我想念了十几年的城市,也一同缅怀我年少时的过往。

涓婁竴绡囷細一只偶然经过生的蝶 涓嬩竴绡囷細杂 感
本文地址:
本文标题:一场莲花事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