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春励志网,励志的人都在这里!
微信公号:w7lizhi - 青春励志 - 中小学作文 - 范文大全 - 收藏本站
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青春励志网 > 青年创业 > 创业资讯 > 文章内容

新天使的学费

作者or编辑: 叶静 发布: www.7lizhi.com 时间: 2013-04-03 阅读:

  新天使的学费
    
  H君做天使4年了,业界传说他亏了上亿元。
  
  “怎么会呢?严重的误解!”H君果断地予以否决。不过他很乐意承认“起码有1000多万打水漂了。”对于H君来说,这个数目完全可以接受,从做天使的第一天,他就准备好了交学费。
  
  2009年,H君开始做天使。随后的4年里,他既认识了薛蛮子、蔡文胜等知名天使,和他们一起投了项目,又结交了王啸等青年天使。他成长的4年,是中国天使行业快速发展的4年。
  
  回看2012年之前的日子,他感叹那时钱多人傻、漫天撒网。有这种荒诞感的不止他一人。在青年天使周哲眼中,2011年一度很疯狂,他看到的那些PPT里(此处指商业计划书),估值高得可怕,一笔天使投资动辄要价千万。
  
  “2010年电商、团购发展迅速,很多企业拿了钱,这激发了很多人的投机心理。”乐博资本创始人杨宁说。然而,2012年经济寒冬,很多企业拿不到后续融资,又无法盈利,于是被迫关门,天使投资人的钱也跟着打了水漂。
  
  回归专业化
  
  “天使没有门槛儿,天使投资人有极高的门槛儿。”4年的天使经历让使H君感觉到,在中国一个纯粹的天使能够成功,是件非常幸运的事。
  
  H君做天使前,有十几年的传统行业经验。做天使后,他从深圳搬到了北京,混迹于国贸到中关村沿线。他不再与机器打交道,而是整天与社交、电商、O2O等时髦的字眼相伴。
  
  一年多前,H君还在上面那些领域试错,畅想把自己在传统产业的管理经验嫁接到新兴产业里。现在谈起互联网投资,他觉得这里很容易产生一个假象,认为互联网很容易投,因为到处都有互联网创业者,看起来门槛儿不高,又代表着新生力量,但如果不是一个互联网专家,投一个亿也可能颗粒无收。
  
  互联网出身的周哲也抱有同样想法。过去一年,周哲最大的感受就是互联网不好做,风险大、市场变化快。在他看来,天使圈里除了蔡文胜、王啸等人,真正在互联网行业有过10年以上经验的人不多,很多人都是半路出家,看别人投就跟着投。他觉得天使投资人的本质应该是对行业有理解和判断,而不是一味赶时髦。
  
  “现在,天使更理性了。”H君也不再漫天撒网。过去一年,他大半时间穿梭在江浙等地的各大园区。他的热情已从互联网转向了传统产业升级,这正是其过往20年的经验所在。H君觉得凭自己的产业背景更容易看懂这些企业,他相信消费升级将会带来新的机会,尽管这些领域当下还并不时髦。
  
  回归专业化正成为天使圈的趋势。海银资本合伙人张志勇说,产业出身的投资人可以联合起来做产业链、生态链的布局。“大家可以协同,这样能增加小企业成功的概率。”
  
  从事地图服务的何巨最近加入了天使的行列,他是东莞华业龙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创始人,最近他投资了几家与地图产业有关的公司。在他看来,就算这些投资失败了,至少也会帮助其主业的发展。
  
  结盟VC
  
  H君现居北京,考虑到北京的空气及当下的投资重心,住在上海、杭州也许更合适。但H君在北京有一件更重要的事—与投资人结盟。2012年,由于国内IPO暂时关闭,海外对中概股又充满质疑,导致整个创投链条的节奏都慢了下来。为了让投资项目能找到后续投资,H君花费大量时间与VC圈、PE圈互动。
  
  在H君做天使的项目里,80%以上的再融资都是由他牵头完成的。他投资的近20家公司里,已有10多家进入A轮。“A轮退出的可能性几乎没有,B轮才有一点可能,没有七八年的时间,天使投资人想退出是不可能的事。”H君说。
  
  “退出”是H君与其他天使共同面对的难题。周哲也投资了20多家公司,其中3个半已经死亡,1个进入A轮,1个进入B轮,1个进入C轮。目前为止,他也没有一个项目退出,2012年也没有一个项目获得接盘。
  
  “天使退出机制并不通畅。”H君说,VC、PE后面有产业资本在接盘,(www.7lizhi.com 励志人物)但一个不知名的天使投资人,很难有后续资金来接盘。几个项目投下来,没有有效退出,天使就阵亡了。考虑到自己已经亏掉的上千万,每当看到有高管出身的朋友拿着几百万做天使,H君就开始担心,几百万用完就再无翻身余地。
  
  飞跃死亡谷
  
  H君去年募了一笔钱,成立了一只早期基金。但在机构化这点上,H君的步伐并不算快,大批早期机构在2011年就已出现。
  
  “和个人天使相比,机构投资相对更好一些。”H君说。天使很容易阵亡,因为天使接触企业的阶段最早,企业最不成熟,几乎没有细致的调查,也不可能看到好的财务报表,投资风险系数最高。
  
  现在,他更愿意投资已经试错过的企业。一个创业企业从原点出发,很快将走进死亡谷,其中的70%~80%将再也爬不出来。天使投资人要想降低自己的风险,可以从企业快要爬出死亡谷的阶段开始投。H君希望创业者能够自己拿出一部分钱试错,然后再找天使。据他了解,业界一位知名天使从来不投从原点出发的企业。
  
  此外,H君觉得机构化还有三个好处。一是续投,天使以前投过的项目,外面基金认同程度不高时,可以用基金续投;二是以机构之名寻找风险投资伙伴;三是同样以机构之名开拓新阵地。
  
  在寻求接盘的同时,H君也希望被投公司能够自救。H君将项目分成了食草公司和食肉公司,所谓食草公司就是依靠多轮融资,最终可能成长为大象的公司,食肉公司就是能够自己造血,不需要融资也能养活自己的公司。以前,他投了一些食草公司。现在,他更喜欢食肉公司。
  
  投了多家食草公司的周哲,2012年也将目光转移到食肉公司上。相较食草公司,食肉公司每拿到一笔钱,一定阶段内的收入与经营情况都能相对客观地评估。他并不想严格区分食草还是食肉,他只是希望所投的公司都能找到一条活路。
  
  惨痛!天使的血泪教训
  
  成了大股东

涓婁竴绡囷細并购成首选退出渠道 涓嬩竴绡囷細华为寻找同盟军
本文地址:
本文标题:新天使的学费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